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法学名师

江平

 

江平,男,1930年12月出生,中国政法大学终身教授,专业方向为民商法。江平教授是我国民商法学的主要奠基人之一,是国务院批准的有突出贡献的享受政府津贴的专家。

在担任七届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和法律工作委员会副主任期间为推动我国的立法工作做出了重大贡献。社会兼职:中国法学会比较法研究会会长;北京仲裁委员会主席;《物权法》和《民法典》起草专家组组长;中国消费者协会副会长。    

 


资料图片:江平教授

 1997年9月——2000年8月著作:

1、 主编“外国法律文库系列丛书”,中国大百科全书出版社,1997年11月《科宾论合同》,1998年4月《财产法》,1998年9月《论经济与社会中的法律》,1998年10月《英国合同法与案例》,1999年2月《俄罗斯联邦民法典》,1999年9月《债权在近代法中的优越地位》,1999年11月《普通法的历史基础》,2000年2月《海商法》。

2、 主编《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精解》,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1999年3月版。

3、 主编《中国土地立法研究》,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1999年4月版。

4、 主编《民商法学》,群众出版社2000年1月版。

5、 主编《民法学》,司法部审订高等政法院校法学主干课程教材,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2000年1月版。

6、 主编《国有股权研究》,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2000年2月版。[资料来源:中国政法大学网站]

江平言论

江平:监管如果没有效力 证券市场将成为最可怕的地方

对上市公司的监管现在就面临着如何监管的问题。知名法学专家、政法大学终身教授江平认为,“证券市场是一个利益巨大的市场,在股指期货推出后利益将会更大,所以在证券二级市场上,操纵空间巨大,与此相适应的,监管的力度就要大。”

他说,“对于证券犯罪,破案率在50%的时候,可抑制犯罪,具有很大的震慑力;如果只有10%,则没有什么震慑力可言;如果只有1%,表明‘可以犯罪了’,即使犯罪了也不大可能把你怎么样;而如果只有0.1%,那就分明是‘纵容犯罪’!”

现在,操纵市场、内幕交易问题要比过去严重得多,投资者想知道,到底是什么人在干。“监管如果没有效力,那证券市场就会成为最可怕最危险的地方了”。 >>>

江平:农村土地问题实际是三大土地问题

“中央将重庆列为城乡统筹发展的试验特区是非常正确的,有很积极的意义。最近,我一直关注着重庆市在探索农村土地流转新模式方面的新闻。我认为重庆市完全可以在解决城乡一体化问题的大框架下就土地流转问题做一些试点的工作。

农村土地问题实际是三大土地问题:第一是承包经营土地问题;第二是农村建设用地问题;第三是宅基地问题。物权法在这三个集体土地的改革或者流通的问题上采取了谨慎的态度,既保持现行土地法规定的现状,但又留有了余地,为将来一些地方进行试点和改革留下了充分的空间。”>>>

“最近,争议最大的就是农村集体土地能不能盖商品房卖的问题,也就是“小产权”、“乡产权”问题。现在有一种呼声,要求“乡产权”、“小产权”的房子能够按照正常产权办理,这个弄不好很危险。可是要不允许的话,实际上利用农村集体土地盖商品房已经大量存在。农民完全有理由问:我们自己的集体土地所有权,为什么不能用来盖房子?老百姓可以说,我是低收入者,我买不起每天上涨的商品房,我只能买个“小产权”、“乡产权”房住,若这也不让住,是不是太说不过去了?所以,现在看起来城市人买“乡产权”、“小产权”房的居住权并不能一个“禁”字了之,我们必须承认其中的合理性。”>>>

江平:中国公司发展主要面临着三大法律困惑

在2007年11月1日北京大学法学院“企业社会责任与公司治理”国际研讨会上,著名法学家江平教授指出:中国的公司立法和真正规范化的公司的出现只有20年左右的时间,中国公司又从旧有的企业制度中脱胎而来,因而这带来很多问题,主要面临三大困惑或难题。困惑一:公司自治地位与国家干预如何协调?>>>

江平提出: 五大法治理念应当贯穿企业管理始终

在市场和企业的环境中,企业的法治理念、法治精神究竟是哪些?江平教授表示,在市场经济的领域里,有五大理念企业所应拥有:首先是多元化理念。多元化理念是企业在市场经济环境下生存必须要拥有的理念,因为企业在市场经济里的利益是多元的、主体是多元的、投资形式也是多元的。

江平:民本主义不等于民粹主义 我只坐在法律一边

“面对社会不公,应该鼓励大家去抗争,但是抗争还有正当手段和不正当手段。我们是法治国家,应该在法治的轨道里解决问题,包括抗争也应该在法治的轨道上进行。

我想提醒人们,民本主义并不等于民粹主义。民本主义是考虑到人民最大的利益,民粹主义就是只要老百姓提的意见你就要考虑,人民的意见最纯粹,民意是至高无上的。不能这样。我们作为学者,还是从社会的角度出发,发表自己深思熟虑的意见。

强势群体错了,强势不对;弱势群体不对了,也是弱势不对。法律不能说任何情况下都保护弱势群体,这要看弱势一方对不对。如果只笼统问一句你是强势还是弱势的,如果我是弱势你就得什么情况都要保护我,这就麻烦了,这就是典型的民粹主义语言,典型的民粹主义思想。我们究竟要民本主义,还是要民粹主义?”